眼有星辰,心怀山海

发布日期:2022-09-05 08:33 信息来源:中国军网 浏览次数:

棚车押运,俗称走“闷罐”。出过棚车任务的人都知道,铁路棚车押运,最难熬的就是酷暑。自己到公司保卫处工作一年了,经常听同事们讲起出棚车任务的甘苦,一直觉得不出一趟棚车任务,就不配做个合格的“飞航物资保卫人”。

然而,任务真的下达时,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犯怵——这趟任务方向是南方,又正好赶上三伏“大暑”节气,途中的煎熬可想而知;但是,想想咱是当过兵的人,什么苦没吃过,特别是当年带学员进山野训拉练,每天32公里徒步行军、风餐露宿,和战友们共甘同苦之后感情积淀非常之深,这些苦吃得都值。行前任务简单动员后,上车一看,公司特装中心铁路运输负责人和业务员准备的物资充分,有吃有喝有蚊帐,条件比当年乘坐“闷罐”奔赴前线保家卫国的战士简直是天上地下了。

夏天出棚车任务,最大的挑战是防中暑。铁路押运,行车时间不由自己决定,最怕的事情就是停车时间过长,车厢内近40摄氏度的高温真是难熬,大汗淋漓,坐卧不安。处里专门配备了防暑降温的用品和药品,并安排大家学习分享预防中暑和热射病的常识与经验。外出执行任务的保安队员大多数都是“00”后,带队班长年龄稍大一些,自己要求他们多喝水、少喝饮料,按时作息,车厢内垃圾及时清理,基本保持车厢里内务整洁,还反复告诫自己和小兄弟们“心静自然凉”,多用脸盆打水,擦拭身体物理降温,几把扇子发挥作用非常之大……南方夏天的蚊虫是真厉害,晚上胳膊和腿上抹了花露水和蚊不叮,但进蚊帐前的一会儿时间,两个脚腕上就能被蚊子叮几十个包,奇痒无比。只好把苏东坡被贬儋州和王阳明在南赣、贵州剿匪时与瘴气蚊虫作斗争的故事,搬出来神侃一通,大家的烦躁情绪便很快得以平复。“部队是个大熔炉”,几名保安队员虽未当过兵,但在我这个老兵的“调教”下,个个精神饱满,干活利索,斗志昂扬。

309c236f8da424795a8721.jpeg

暑期,产品运输任务也进入高峰期,各项押运任务密集展开。出任务的同志只能短暂调整,下一趟任务就又出发了。这个夏天,最多的已出了5趟棚车押运任务,两三趟任务都是常事。大家克服困难,调整状态,默默无闻地奉献在工作岗位上。自己原以为,军人是个奉献的职业,其实在航天科工领域,有大量的员工像一支支蜡烛,通过燃烧自己,为祖国的军工事业发热发光,奉献青春与力量。自己近年来特别喜欢听《祖国不会忘记》这首号称“原国防科工委委歌”的歌曲,作者是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文艺工作者。“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质朴的词曲,道出了航天科工人的心声。

铁路运输任务,特别是棚车押运,前往目的地时艰难困苦,备受煎熬;任务结束后返程,因为换了交通工具,先苦后甜,备感畅快。这趟押运任务,有一段路程去时整整走了一天有余,回时改乘高铁,同样的一段路程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大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感。押车行进中,也有快乐的“慢旅行”时光,时不时用手机抓拍“闷罐”车门外缓缓移动的宁静村庄、雾霭山岚和绿油油的稻田,甚是惬意。近来网络上特别流行这样一段文字:“眼有星辰,心怀山海,以梦为马,不负韶华。”通过这一趟铁路运输安全保卫押运任务,对此有了更深的理解与感悟。尽管到了自己这个年龄,再把“以梦为马”挂在嘴边显得有些不够“老成”了,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认真履职尽责,确实做到“不负韶华”,依然是一个老兵内心永恒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