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老兵口述:我这一生从战争中走来

发布日期:2022-08-01 10:25 信息来源:"浙江宣传“公众号 浏览次数:

这张照片,是在朝鲜拍的,中间是我,两边是我的战友,他们都在战场上牺牲了。


杨国坎和战友合影


我叫杨国坎,今年96岁,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之前,我就早已经是一名军人。

18岁那年,我参加了山东省荣成石岛镇的民兵登记。1947年2月,我被整编到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二师五团,从山东威海走路到泰安,开始执行野战任务。

算起来,我在部队干了32年。

我这一生,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好几次险些在战场上丢了性命,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

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把命交给国家,就是为了保卫国家,这些苦应该吃。

杨国坎


在战场上,我负责后勤工作,管部队的吃穿用。

部队一般是晚上行军赶路、白天休息,而白天后勤人员就去找粮食和军需用品,我常常困得走着路都能睡着。

前线最紧要的就是粮食和弹药。

在淮海战役中,有一次,我领着炊事班的战友去前线送饭,我走在前面,两个战友挑着饭,走在我身后七八步的地方。

敌人的飞机在天上呼啸而过,落下的炸弹就在我们附近炸响,等我回头看时,身后的战友都牺牲了,只剩下我一人,准备送往前线的饭也炸没了。

我当时着急得不得了,也管不了敌人的飞机还在天上飞、炸弹还在往地上掉,心想只要还有一口气,也要做好饭送去前线。

淮海战役打了66天,歼灭了55万多敌人。

我们俘获了很多俘虏兵,再加上我们自己的战士,每天需要很多粮食,这些粮食都是老百姓用小车子一车一车地推给我们的。

走到百姓家里揭开锅盖一看,百姓自己吃的都是野菜。

淮海战役后,我们向南行军到安徽宿州,在那里过了1949年的春节。休整期间,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军。

为了横渡长江,我们开始学习划船、游泳。

我是山东人,我们山东的兵很多没见过船,也不会游泳,只能现学。我除了准备部队吃的用的,还要动员当地的百姓把船借给我们渡江,动员船老大把我们送到江对面。

在长江南岸,从武汉到上海沿线,国民党早就部署好了防线,战壕挖得有一人多深,枪炮全都对着江北的方向。我们只能先把敌人的防线打掉再渡江,不少连队都在这时候被打散了。

渡江战役也是一场追击站。国民党的长江防线被突破后,他们的兵从武汉一路南下向上海逃跑。他们一路跑,我们就一路追。

我们没有空军也没有海军,就靠着两条腿追到湖州、嘉兴,有时候一天要赶100多里路,一直追到上海浦东。最后国民党从吴淞口往海上逃跑。

杨国坎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了。

上海是大城市,街边都是商店。在农村,我们借住在百姓家,用稻草或者高粱秆铺在地上当床铺,出发前一定会把院子打扫干净,把水缸挑满水再离开。但在城市里不能随便住,累了大家就直接睡在大街上。

解放军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作风,百姓都看在眼里,所以有了后来闻名全国的“南京路上好八连”。

1949年4月,我主动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我记得入党宣誓在当年7月1日,党的生日举行。

我认为能入党的都是先进分子,入党不是摆着好看的,是要起带头作用的,我就是要把本职工作干好。

后来,抗美援朝战争就开始了。

党有号召,我们二话不说,准备前往朝鲜。

1950年10月,我们从上海乘火车到山东兖州地区进行短期整补,紧接着就开入吉林通化梅河口地区集结,身上贴的徽章也从解放军换成了志愿军。

下了火车,我们边走边拿上一件棉衣就匆匆上了战场,过江没走几里路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零下30摄氏度,鸭绿江已经结冰,土地被冻得很硬,战壕都挖不动。后方运上来的土豆,冻得像石头一样咬不动,只能在咯吱窝下捂热了再吃。

我在朝鲜一共参与了5次战役,一直打到南朝鲜首都。

杨国坎翻阅相册

印象深刻的是长津湖战役,我们的主要敌人是美国陆战一师。美军占有空中优势,敌人的飞机总是一批4架,两前两后地围着山头转着圈开,看到目标后,就头朝下一下子俯冲过来,枪林弹雨一阵扫射,之后立刻调转方向飞走。

长津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湖,朝鲜北部多山,没有雨水的时候,长津湖就是一片山坳。我们棉服的里子是白色的,大家就把棉服反过来穿,靠着山坳,趴在雪地里一动不动,躲避敌人的攻击。

很多战士在战场上被冻伤,严重的只有把腿锯掉才能活命,非战斗减员非常多,我的脚也被冻伤了。

敌人没日没夜地轰炸,朝鲜几乎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城市,全都成了废墟。所有的物资只能从国内运输,不少铁路都被炸毁了,后勤运输非常困难。

我们只能在晚上抢修铁路、背粮食、运补给。国内开过来的火车把物资卸下后,就开进山洞里隐蔽,等到晚上再往国内开。为了不被敌人发现,运输车在晚上也闭灯驾驶,山路一边是山、一边是沟,一不小心就会开到山沟里。

抗美援朝战争我们就是靠“小米加步枪”,没有厚棉服少吃的,也没有坦克飞机。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晚上睡觉用的是羽绒睡袋,吃得是各种罐头,飞机数都数不清。

这么艰苦的条件,我们能打赢,靠的就是人心齐。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坚强的,中国人不怕流血牺牲,战场上冲锋号只要一吹响,战士们就一起向前冲,冲到敌人中间就近身拼刺刀,没有一个人退缩。

抗美援朝战争我们牺牲了很多战士,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也牺牲在了朝鲜战场。有的连上战场时有100多人,最后回来不到30人。

1952年10月,我部在朝鲜换防后回到上海嘉定,后坐军舰到宁波,1953年春节回到萧山。

在那之后,我在杭州人民银行、杭州公安局、杭州纺织工业局当过军代表,再之后转业到临安人民医院,直到1984年退休。

杨国坎和他的家人、战友合影

我经常会想起很多战友、很多事,就像放电影一样。

抗美援朝战争快结束时,我的一位战友老乡在离开战场前跟我道别,他说:“我要回家了。”

但是,等我回到家乡再去找他时,却发现他一直没有回来过。

也许,他是在回国的路上遇到轰炸牺牲了,那一次成了我们见的最后一面。

没有国,哪有家?

不管过去还是将来,军人的使命就是保卫国家。

我们要始终记得,别人的领土我们一寸也不要,但我们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少。

今天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离不开军人的保家卫国。

杨国坎展示读书笔记

我每天都要看报,不想与这个社会脱节。看看我们党有哪些新的工作部署,把重要新闻剪下来贴在本子上,写上我的感想。我已经记不清写了多少本笔记本、用了多少支笔了。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每每听到嘹亮的军歌声响起,我感觉自己依然热血沸腾。

我只是时代洪流中的一片浪花,真正伟大的是我们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我永远不能忘记我的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们。

(本文由杨国坎口述,工作人员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