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军休干部口述历史系列展播 | “机头”桃李满海疆

发布日期:2022-01-14 16:17 信息来源: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浏览次数:

应连春,技术四级,中共党员,浙江温岭人,1956年2月出生,1974年12月入伍,2016年6月退休,现为浙江省宁波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第一中心军休干部。享受公安部“部级津贴”、全国公安科技工作先进个人、全国公安模范教育训练工作者、武警部队优秀教师、浙江省高校教学名师等。荣立三等功3次。

施工船上的春风

1974年底,我从老家温岭入伍,被分配到东海舰队37703部队,成了施工船上的一名枪帆兵,主要工作为系、解缆和除锈涂漆工作。

施工船主要负责港口航道、码头泊位的疏浚、淤泥清理。官兵平时就住在船上。从陆地上的“脚踏实地”到船上的“漂泊”,不少新兵都觉得不适应。

而我却觉得“挺好的”,每顿饭都有三菜一汤,而且还有水果、麦乳精,对我这样从农村出来的娃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在施工船上,我迎来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部队可以推荐表现优秀的战士去参加考试。这我来说,无疑是个机会。

谁都没想到的是,因为我是高中毕业,文化程度高,能写会读,当时已经调任部队的文书。也正是因为这一岗位调动,导致我不符合军事院校的招生条件。

好在部队领导惜才,让我“改行”当了电工兵,还当了电工班的班长,学习新技能的同时,也为来年的高考做准备。

1978年,我以5:1的报录比成功考取海军工程大学内燃机动力工程专业。

上战场还是执教鞭

1982年,我大学毕业了,摆在前面的是两个选择:去军工厂当一名军代表负责装备验收,还是留校任教?当时国家军事科技的发展急需人才,尤其是高校师资青黄不接。我本身也挺喜欢当老师的,高中毕业后,还曾在老家做过一段时间的代课老师。于是,我选择了留校。

1986年初,我调到当时的武警水面船艇学校,担任机电教研室助教、讲师,一步步见证学校从中专、大专升格为本科院校,自己一路从副主任、主任做到公安海警学院机电管理系主任、党委书记,一干就是30年。

在海警部队机电部门的骨干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曾是我的“门生”或者听过我的课,其中不乏许多总队甚至更高级别的领导干部。

别人形容老师是“桃李满天下”,我三十年的从教经历,应该算是“桃李满海疆”,北起辽宁丹东的鸭绿江口,南至广西东兴的北仑河口,都有我的学生。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海上走私一度猖獗,治安形势日趋复杂,公安部先后在全国11个沿海省份组建海警支队,并配备新型舰艇,对使用、管理和维修提出更高要求。当时大家都有点怕,不知该如何使用、维护和保养,影响舰艇执勤能力的发挥,也增加修船费用。针对这一问题,我带头成立科研组,对比不同保养方法,进行补充和完善,填补公安边防舰艇装备使用保养的空白,获得公安部软科学研究二等奖。

为打破市场垄断,1995年,我和战友到新加坡参加培训,学成回国后,在上级部门支持下,挂帅成立相关动力实验室和维修中心,从此这一类的发动机就可以直接送到学校维修保养,不仅每年能节约数百万维修经费,还通过举办培训班,培养不少维修人才。

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我认为,知识的价值在于传播,把自己所知全部传授出来,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厅军休处供稿,口述/应连春,记录整理/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