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务新闻 > 媒体关注

入党72年一心跟党走

发布日期:2021-04-28 08:57 信息来源:《中国退役军人》杂志2021第03期 浏览次数:articlehits

101岁高龄的退役军人党员陈训杨,常常告诫儿孙,“初心就是入党时举起的手,一辈子都不能轻易放下,作为一名坚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就应该永远跟党走,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悲观,不要忘记入党时的誓言……”

“爷爷,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您还记得当初为什么入党吗?”

“共产党真个是恰噶(江西方言,厉害的意思)!我现在都记得入党时的情形。”

1月30日下午,冬日暖阳下,江西省宜春市大城镇洲上村一个农家小院,陈传球像往常一样,坐在爷爷陈训杨床前的小板凳上,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

“一眨眼,我入党都72年了,我们的党,都100岁了!”

入党

1920年6月,陈训杨出生于宜春市大城镇洲上村一个贫苦家庭,家里有六个哥哥,他排行老七。两个哥哥参加红军失去联系,两个哥哥被日军炸死,还有两个哥哥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再无消息……

1948年,陈训杨的父亲刚刚去世,自己也不幸被国民党部队抓了壮丁。在淮海战役中,这支部队被解放军歼灭,陈训杨被俘。

在俘虏诉苦大会上,陈训杨含泪诉说了失去父母和六个哥哥的悲痛。解放军临时制作了八块灵牌,与陈训杨一起悼念失去的亲人。他没想到,解放军的连长、指导员会亲自为他失去的亲人托举灵牌。在陈训杨的家乡,托举灵牌,那可就是尽孝啊!他发誓,一定要参加解放军!

就这样,陈训杨被编入解放军46师138团3营8连,从此跟着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

淮海战役后,解放军南下,打响了渡江战役。在安庆江山,138团担任先头部队,突击渡江,为大军开路。当时,渡江突击队报名有三个条件:党员、南方人、识水性。

作为138团战士,陈训杨当时还不是党员,但他毫不犹豫地报名请战。经过短暂集训,陈训杨担任渡船舵手。

1949年4月21日凌晨,长江江面风大浪高。一声令下,138团300人的渡江突击队,划着船向长江南岸冲去。江面上,战火纷飞。这支300人的突击队,遭敌炮火猛烈阻击,死伤惨重,只有50余人突破封锁线,攻上对岸。冒着枪林弹雨,陈训杨和战友们一鼓作气,占领了敌军阵地。

1.png

陈训杨和老伴在院子里拣茶籽

这场前锋战,渡江突击队付出了巨大代价,最后幸存者仅13人。从21日凌晨3时至22日8时,陈训杨的小渡船,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往返长江两岸达六次之多。

在渡江战役中,陈训杨作战勇敢,不怕牺牲,荣立一等功,还被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授予“水上英雄”称号。

渡江战役后,毛主席下令解放大西南,陈训杨随部占领贵阳,挺进成都。一次次行军打仗,陈训杨的脚力越来越好。西南地区地势崎岖,山高路远,陈训杨不怕苦不怕累,曾经一个小时急行军10公里,一天之内负重行军90公里,被部队授予“行军模范”称号。

1949年6月15日,138团在江西广丰县驻军休息期间,陈训杨光荣入党。时至今日,入党的情形历历在目。那天,陈训杨身穿白色衬衣,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教导员单德昌领着他和战友们宣誓,郑重地为他戴上党徽。

之后,陈训杨随部队南征北战,先后参加了解放大西南、成都会战等战役以及云南剿匪,荣立三等功一次。

多年行军打仗,陈训杨扛机枪的右肩明显低于左肩,肩胛骨严重变形,至今仍可见厚厚的茧皮;失去的左眼、满身的创伤,都是战火留给这位百岁老兵的烙印。

初心

“立功不要骄傲,要再接再厉,以普通党员的身份搞好家乡建设,另立新功!”1955年4月,陈训杨复员离开部队的时候,首长这样叮嘱道。这句话,成为陈训杨一生的信条。

在复员后的60多年里,陈训杨一直深藏功名,牢记共产党员的初心,在家乡带领群众埋头搞社会主义建设。“我这辈子没文化,做人一根筋,一生就干了两件事,一是打仗,一是修水库。” 陈训杨说。

刚复员时,陈训杨被分配在县里从事林业工作,后来调至上游水库任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1956年至1960年,陈训杨辗转于高安水利工程建设一线,他时刻以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身份要求自己,累活脏活抢着干,带着大家不分昼夜奋战在大坝上。先后修建碧山、樟树岭、九龙等水库、堤坝,还被县里评为“劳动模范”,多次受到表彰。

1960年,水利工程结束后,组织上将陈训杨调到黄沙苗圃工作,陈训杨却主动放弃“铁饭碗”,回到老家,做个普通农民。

回到村里,不管是刚开始做大队民兵连长,还是后来当上村大队书记,陈训杨都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暴”脾气。植树造林,果园开发、河流清淤,他事事干在先;无论谁做事偷懒、为人耍滑,他都会严词训斥,绝不留情面……

“共产党员要一辈子忠于党,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陈训杨告诫子孙。在陈训杨的床头,有一本《习近平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论述摘编》,这是他近几年最喜欢看的书。“初心就是入党时举起的手,一辈子都不能轻易放下,作为一名坚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就应该永远跟党走,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悲观,不要忘记入党时的誓言……”

传承

在部队打仗时,陈训杨的左眼曾被敌人的枪弹打伤。1993年,他的眼伤复发,左眼眼球被摘除,用去医药费千余元。那时,这不是一个小数目。镇民政所知道后,让他儿子陈坝根拿发票去报销,却遭到陈训杨的斥责:“家里出不起这笔钱吗?怎么还要向国家伸手?”说罢,把住院发票全部撕了。陈坝根委屈地解释:“报医药费是上级的规定啊!”父亲叹气道:“儿呀,你的觉悟不高啊!我们是共产党员,要多为国家想,多为党想。”

在父亲的影响下,陈坝根199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当过村砂轮厂车间主任、村委会主任。40岁那年,陈坝根得了糖尿病,视力严重下降。为了不影响村委会的工作,他主动请辞。村民们都说,陈坝根当村干部20多年,堂堂正正、一心为公,像极了他父亲。

1986年,陈训杨的孙子陈传球出生,2004年考上大学,大二时入了党,还是系学生会主席。毕业时,陈传球选择跟父辈一样,回老家务农。2011年村委会换届,陈传球被村民们选为村委会干部,接过了爷爷、父亲的接力棒,成为第三代家乡“守望者”,这一干就是10年。

谈起陈训杨一家三代共产党员,洲上村村民个个称赞。他们都说,这个党员之家,红色基因一脉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