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务新闻 > 媒体关注

难忘的“磨刀石”

发布日期:2021-04-19 08:43 信息来源:《中国退役军人》杂志 2021年第02期 浏览次数:

“磨刀石”其实是一个人。他是我新兵连同班战友,同住一个屋,同吃一桌饭。

他叫王福双,个不高,一脸黝黑,身体健壮,老家在云南省西双版纳。新训结束后下连,侦察班是连队最重要的地方,之前几任班长有的提了干,有的考上了军校。在侦察班工作,不仅能学到很多东西,更是一种荣耀。侦察班需要补充聪明灵活的新兵,优先挑兵。王福双和我一起被挑到那里。我是侦察兵,他是计算兵。

新兵都很要强,侦察班里的兵更甚。自从分到一个班,我俩谁都想得到领导表扬和肯定,谁都不愿意当熊包、甘落后。但两个人在一块儿工作,并列第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总得有个先后。为了争第一,我俩从迈进侦察班的第一天起,就暗暗较上了劲。

我和王福双在训练上较上劲,根本不用班长督促。王福双练50题,我就练60题;我练到深夜12点,他就练到深夜12:20,谁也不肯服输。这可让班长犯了难。班长有时睡醒了,见我俩还没回宿舍,就不停地催促,有时要催上好几遍,我们才肯去睡。我俩的较劲,换来训练成绩的攀升和考核中多次摘金夺银。

在那个训练任务十分紧张的岁月里,我们还要承担繁重的日常卫生清扫工作。侦察班住在二楼,于是整个二楼的卫生都是我们班承担,我和王福双抢着干。每天天不亮,我俩都悄悄起床,拿着扫把、拖把认真地清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俩都想“独吞”环境卫生区。他今天早上5:30把卫生打扫了,我明天就5点起床,后天他比我起得更早,大后天我要起得比他更早……我们之间的“较劲”,目的就是想比对方多干一点。有一天,我把班里的卫生打扫完了,见天还不亮,就把全连的卫生也打扫了,天还是不亮,只好趴在床上又睡了一觉。

我和王福双在学习、训练、工作上相互比,比出了风格,比出了友谊,也比出了侦察班新兵中历年来最好的成绩,给班里排里连里营里都留下极深印象。连长指导员每周都对连队工作做讲评,表扬班级时我们班总是榜上有名。我和王福双的名字,也时常出现在连首长的嘴边。

付出总有回报。当年10月,团司令部到连队挑选招待所公务员,王福双报名参加竞选,成为首选对象被调走了。王福双走的那天,我有很多欣喜,也有很多失落。喜的是他到更大的舞台去发展,失落的是不能再和这样的好战友一起工作了。但我还是怀着感激、祝福的心情将他送出连队。两个月后,团政治处挑选报道员,我因为有一定的文字功底被相中,也离开了心爱的连队。

在新的岗位上,我们虽然不能时常见面,但也互相联系。每当得知对方进步的消息,高兴之余,也给自己鼓劲打气,见贤思齐。工作中,遇到难处时我总想到王福双,一想到他,我内心就充满干劲。

再后来,王福双退役返乡,回到老家工作。我也被保送上了军校。军校毕业后,我一步步从基层走上团、旅、师机关工作岗位。光阴荏苒,转眼20年过去了,我早已调离了那支历史悠久、战功卓著的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曾经和王福双在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已成历史,却时常在记忆的长河里、翻腾。如果说,刀之锋利全靠“磨刀石”的话,人之勤奋也需“磨刀石”。“对手”王福双就是我军旅生涯中的重要“磨刀石”,是他激发了我勤奋拼搏的干劲,使我养成了勤奋拼搏、敬业勇敢的好习惯。说实话,没有王福双当年的磨砺、较劲,不知道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