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务新闻 > 省厅动态

百名军休干部口述历史系列展播 | 给许世友当警卫员

发布日期:2021-10-21 15:33 信息来源: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浏览次数:articlehits

王甲臣,正团职,中共党员,山东省招远市人,1930年1月出生,1946年1月入伍,1981年5月退休,现为浙江省杭州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军休干部。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孟良崮战役等重大战役。荣获胶东军区特别射手荣誉称号,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荣获解放奖章和抗美援朝纪念章。

点击播放视频

没饭吃从军去

1930年,我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一家十几口人只有八分土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从小父母就带着我去要饭。

等我长大一些,父亲为了养活一家人,去闯关东。可自此以后,父亲音讯全无,母亲只能带着我和弟弟妹妹到处乞讨,经常遭受白眼。

兵荒马乱的年代,我们村年年都饿死人,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有一天,我跟母亲说:“妈妈,我要去当兵。”

母亲说我是家里的老大,反对。而我打定主意要去找区中队,拗不过,她只能同意。

我沿着山路,找了好几天,终于找到区中队。区中队对我很好,给我好吃的。可我当时还未满16岁,队长说我太小,让我回去。可我就是要跟他们干,一声不吭,一直默默地跟着他们。后来队长实在没办法了,就让我帮忙做些传递消息的事情,直到我年满16岁,才收我入伍。

入伍后不久,我就给许世友司令员当警卫员,他脾气不好,但是爱兵如子。我还记得刚去的时候,他喊话,不怕死的兵站这边,怕死的站那边,结果还真有几个怕死的站那边。许司令就喊,怕死的兵不要,给我滚蛋!

我给许世友当警卫员的时候,不仅要带他的娃娃,有次他的马在打仗的时候跑了,也是我找回来的。

浴血孟良崮

孟良崮战役的时候,我已经编入作战队伍。接到命令后,我们连夜急行军,一天一夜,到了马上投入战斗。

我们连都是年轻小伙子,能跑能打,最擅长阻击战、追击战。

到了那儿,我才知道要打的是蒋介石的王牌部队——新编74师!

这可是精锐之师啊,说实话,我们当时心里很胆怯,不是那么有底气。但是,任务一定要完成,我们都签了军令状:“不消灭敌人,不回来!”

战斗开始就是一场拉锯战。一天一夜内,我们进行7次冲锋,每次刚把敌人阵地攻下来,几分钟后又被夺回去。我们班14人中,死了11个,包括班长、副班长。

我们的弹药也快用完了,仅剩一挺从其他排调来的机枪。副排长说:“再给你凑3个新兵,你当临时班长,就一挺机枪,其他拼刺刀,你扛着机枪,跟着我冲。”

这一次冲上去,我们暂时占据阵地,副排长一直在我旁边。这时,敌人得到弹药补充,一人带着十多个手榴弹又开始进攻。在我旁边的副排长脑袋被炸开,当场就没了。我脑部也被弹片炸到,瞬间失去意识。

随后我被送到山东藤县的一家医院里,送到时已经病危,在医院中昏迷三个月。

事后才知道,许司令听说后,百忙之中骑马来看我,医院院长说,要给我安排后事了。

许司令交待身边人,这个烈士的家属一定要好好安顿。

没想到我命大,阎王爷没收走。我醒来去许司令那儿报告时,他吓了一跳:“嘿!你这小子不是光荣了吗?”

我把许世友司令当成父兄,他是慈父,我永远都是许老头的兵!

狙击手也疯狂

1950年10月初的一个下午,我所在部队——第27军79师235团,乘坐拉货的闷罐车,晚上往北开,只有白天到没有城市、村庄的荒郊野岭停下来,才允许我们下车休息一会,气氛很紧张。

到达安东(现辽宁省丹东市)后,部队于10月10日晚上悄悄过江,立刻进入森林隐蔽起来。

过江后,我们班的同志们被编入不同的队伍。连长把队伍里枪法比较好的同志集合起来,成立一个狙击组,单独执行任务,由我担任组长,另外还有滕仙甲、孙乐义两名组员。

我们的任务是打击敌人的特种目标,比如指挥员、通信员、侦察员等。我们的装备只有普通步枪,击中率全凭眼睛和经验。即便如此,只要我们的射击目标在500到800米内,就有80%的把握。

我们这个狙击组虽然只有三人,战果却能占到全连的10%。在朝鲜,我们组换过3批人,一共9人先后参加狙击组,有4人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我最初的战友滕仙甲和孙乐义都没能等到胜利的那一刻。

1951年4月,我连向上甘岭的行军时,在血堂里遭遇正在行军的敌人。

战斗持续三天三夜。

这次战斗结束后,我们连原来一百四十多人,只剩下四十三人,连长赵英美也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他们的遗骸至今还在朝鲜。

(厅军休处供稿,口述/王甲臣,记录整理/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