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务新闻 > 省厅动态

百名军休干部口述历史系列展播 | 与越南的两段矛盾情缘

发布日期:2021-10-20 15:08 信息来源: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浏览次数:articlehits

张素梧,副师职,大校军衔,中共党员,湖南省湘潭市人,1937年2月出生,1954年7月入伍,1994年1月退休,现为浙江省杭州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军休干部。荣获空军和全军机要工作先进分子,荣立个人和集体三等功各1次。


点击播放视频

我有一段传奇而矛盾的经历,和越南这个国家有着不解之缘。我曾在援越抗美战争中支援社会主义兄弟,也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粉碎曾为之奋战的“兄弟”的狼子野心。

助越

1967年10月,我随高炮四师入越抗美。天一黑,越过友谊关进入越南境内,长长的汽车车队如同火龙一样行进在谅山的盘山公路上。

过了谅山,夜色之中,越南北方铁路和桥梁被炸毁的情况历历在目。桥梁断塌、铁轨翻沟,城市、村庄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像池塘一样大大小小的炸弹坑,一片一片的废墟,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呛鼻的硝烟味,战争气氛非常浓烈,撞击着我们每个人的心。我们恨不得马上投入战斗、英勇杀敌,誓为越南人民报仇。

我军驻地位于克夫、布下,机关部门在山洞扎营,行军床1张。炮兵连队,各立山头,帐篷宿营。防空设施,除高炮之外,一无所有。美国战斗轰炸机几乎每天都要轰炸越南的交通运输线和重要的保卫目标,同时不断攻击我们的高炮阵地。他们的子母弹的母弹会自动打开弹体,散开子弹到各个区域,落地后子弹再次碰撞爆炸,扩大对地面目标的杀伤和破坏。

更可恨的是,和弹体融在一起的钢珠一经爆炸,漫天飞舞,躲都没地方躲。钢珠打入身体后会转弯,难以抢救治疗,几乎每天都有战友付出生命的代价。有的炮手在战斗中遭敌子母弹的袭击,被打穿肝脏却仍坚守在炮位上,直到战斗结束才倒下;有的连队遭敌两千磅炸弹轰炸,一次死伤几十人,幸存下来的战士拼接好战友们残缺的尸体,匆匆埋葬,继续战斗。

击越

世事如棋,风云突变。事隔十年,越南政府背信弃义,侵犯我广西、云南边境领土。我于1979年1月又奉命率空三师九团进驻广西宁明机场,执行对越自卫反击任务。

“挽弓待发,先声夺人”,我国空军采取参战不作战的方针,先后出动航空兵部队3131批、8500架次,在中越边境执行巡逻警戒任务,同时严密掌握越南空军动态,随时采取相应对策,做好战斗准备。显示力量,震慑敌人,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自卫反击战的前三天,越南空军飞机一直不敢起飞,第四天的时候才有一些零星起飞。制空权100%牢牢掌握在我国空军手中,显著提高了战斗意识和官兵士气。

但有时候不作战并不意味着就没有牺牲。我的战友赵荣柱是大连人,平时喜欢养养花草,茉莉、海棠、吊兰,说起种花养花来头头是道。可谁也没想到他会在几天后的一次中越边境执行空中巡逻任务中,因为机械严重故障而牺牲,只留下年迈的老母亲、心碎的妻子。

(厅军休处供稿,口述/张素梧,记录整理/钟敏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