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务新闻 > 部级动态

让“光荣之家”深入人心——为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活动综述

发布日期:2019-05-24 11:35 信息来源:退役军人事务部

学生向光荣之家代表献花.jpg

学生向光荣之家代表献花

  在江西宜春,退役军人刘威一家三代从军,三家门楣均喜挂光荣牌的故事,成为八方邻里的美谈。

  爷爷是抗日老兵,父亲和叔叔都是退役军人,自己曾在武警部队服役,他们家是名副其实的军人世家,刘威说起来满脸都是自豪。今年4月下旬,宜春市、区工作人员登门为刘威家悬挂光荣牌。在邻居们的点赞中,这个家族的红色故事还在延续。“参军就是要保家卫国,没有国家,哪有自己的小家,将来若有机会,我也会送女儿去参军。”刘威说。

  自去年悬挂光荣牌工作启动以来,千万个刘威一样的家庭,家中挂起了这个金灿灿的光荣牌。军人以身许国,举国尊崇其家。繁华都市,内陆边陲,高原海岛,寻常巷陌,千千万万光荣之家面对这鎏金的“光荣”二字,无愧,亦无悔。

  一人当兵 全家光荣

  “啥都可以不要,就是光荣传统不能丢。”河南籍抗战老战士钟兴远,身有残疾。2017年夏天,县里给钟兴远家建新房搬新家。老人唯一在意的是旧房上的“军属光荣牌”,亲手把牌子摘下来、擦干净,揣在怀里带走。

  为烈属、军属等优抚对象家庭悬挂光荣牌是党和政府的优良传统和一贯做法。1950年12月颁布的《革命烈士家属革命军人家属优待暂行条例》规定,“尊重并提高烈、军属社会地位,予以精神的安慰,如:贺功贺喜、挂光荣匾、重要节日慰问、开会设烈、军属席等”。

  据军转干部向贤彪回忆,四十多年前,公社领导到他家拜年,并将一块“光荣之家”牌匾悬挂在堂屋正中。父亲当日写信:“你是光荣的军人,我们是光荣的军属,要对得起这份光荣,要让光荣牌永不蒙尘、光彩夺目!”对全家而言,“光荣之家”代表的是无上荣耀,当晚,父亲召集全家开会并立下家规:绝不因家事影响儿子工作;家里每人都要做出成绩;要搞好邻里关系。三条家规,延续至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顶军帽,一身军装都让人羡慕不已,当兵是青年人的梦想,谁家有块光荣牌,会让人肃然起敬。在国家改革建设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各地积极做好为义务兵和烈属家庭挂光荣牌、送立功喜报和春联年画等工作。不少地区创新光荣牌悬挂方式,扩大光荣牌悬挂范围,把为优抚对象悬挂光荣牌工作落到实处。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推进军人荣誉体系建设”“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新时代,很有必要统筹兼顾各地做法,从国家层面对悬挂光荣牌事宜做出统一创新和规范,使这项工作焕发新的生机活力,更好发挥荣誉激励和社会价值导向作用。同时,通过悬挂光荣牌建档立卡,全面掌握服务对象底数,将对全面提升服务管理水平、推进退役军人事业长远发展奠定基础。

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墨翰乡人民政府韩维树乡长亲自为参战退役老兵胡正凯悬挂光荣牌.jpg

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墨翰乡乡长韩维树为参战退役老兵胡正凯悬挂光荣牌

  扩大范围 统一标准

  悬挂光荣牌是许多人的期盼,但光荣牌给谁挂?怎么挂?谁来挂?“我们分别征求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军队部分大单位的反馈意见,并组织社会群众召开座谈会,就光荣牌的悬挂范围、悬挂方式等问题经过了充分调研论证。”据退役军人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2018年4月19日,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成立第三天,便启动光荣牌相关工作,并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各种形式的专题调研。调研结果显示,河北、山西、江苏、贵州等省已为所有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家庭悬挂光荣牌,社会普遍反映较好,其他一些省份也建议国家尽快出台政策。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为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交由退役军人事务部具体组织落实。按照《办法》要求,光荣牌悬挂范围扩大到所有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将光荣牌的称号统一为“光荣之家”,并对光荣牌的样式、制作、落款等进行了规范。

  《办法》明确提出,不仅要保证悬挂工作落实到位,还要举行“简朴、庄重、热烈”的悬挂仪式。随后,退役军人事务部先后下发《关于做好为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工作的通知》等文件,指导各地规范做好悬挂光荣牌工作,确保好事做好。

  随着五级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的组建,全国范围内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悬挂光荣牌的工作也进入加速阶段。各地按照要求有序推进制定方案、落实资金、招标采购、制作分发、上门悬挂等各项工作,出台相关政策法规,部分地区将悬挂光荣牌工作纳入双拥模范城(县)考评。如,广东、云南等地分别出台悬挂光荣牌工作实施细则,健全规范工作机制。浙江印发《浙江省退役军人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各级党委、政府认真执行为军烈属、退役军人家庭悬挂光荣牌制度。新疆印发《为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集中悬挂光荣牌工作实施方案》,统筹部署悬挂光荣牌工作。截至4月底,全国各地已为3000余万户家庭悬挂了光荣牌。

  敲锣打鼓 送上荣光

  “那天风很大,也挺冷,没想到副省长会亲自给我家挂上光荣牌!”尽管事情过去已有段时间,老兵刘玉学仍激动不已。4月下旬,辽宁省副省长崔枫林一行专程上门,为刘玉学老人家挂上“光荣之家”的牌匾,邻里乡亲把小院围个水泄不通,纷纷拿出手机拍照上传“朋友圈”。光荣牌悬挂完毕,副省长径直走来握住他的手,留下手机号并叮嘱“有困难随时联系!”那一刻,刘玉学激动地立正敬礼,“为自己曾是军人而骄傲!”

辽宁省、沈阳市领导与老兵代表交流.jpg

辽宁省、沈阳市领导与老兵刘玉学交流。赵雷 摄

  “脚下沾着多少泥土,心里就沉淀多少真情。动不动真情,结果两个样。”为了体现尊崇感、突出仪式感,做到应挂尽挂、不漏一户,各地不断进行动员部署推进,军地领导一起送,敲锣打鼓地送。大部分省(区市)举办了悬挂光荣牌启动仪式,并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带队,把党和政府的关怀温暖送到退役军人家中。热烈庄重送出军人荣誉,不让光荣“悄无声息”。

安徽副省长张曙光、省厅厅长林海等领导与服务对象合影.jpg

悬挂光荣牌仪式上,安徽副省长张曙光、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林海等领导与服务对象合影

  做好光荣牌悬挂,信息准确完整是关键。各地根据退役军人事务部统一部署要求,成立工作专班,采取集中办公等方式,落实责任,明确时间表。全面开展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为悬挂光荣牌提供精准服务支撑。北京市成立军地共14个相关部门和各区政府相关人员参加的协调工作小组,在全市各区街道、乡镇的政务服务大厅,共设采集点1100余个。悬挂光荣牌工作结合信息采集同步进行。对存在行动不便、集中居住等情况,可联系上门采集。

广东省副省长叶贞琴向光荣之家代表授牌.jpg

广东省副省长叶贞琴向光荣之家代表授牌

  “去年8月底,浙江全面开展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设立3万余个信息采集点,共采集信息140余万人,涉及130余万户家庭。去年10月,启动光荣牌生产工作,12月完成首批生产并发放。”据浙江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相关业务主要负责人介绍,按照要求,全省各级已经集中举办5700余场悬挂仪式。

  为了做好光荣牌悬挂工作,各地不断改进工作方式,探索出了不少新路子、好办法——

  浙江舟山针对小岛优抚对象居住地高度分散、岛际交通不便等实际,采取“分岛包片、定人头,限时完成”等措施,分头上岛入户落实悬挂任务;安徽黄山休宁县拨付14万元工作经费,在为全县21个乡镇约6000名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的同时,统一制作精美的全家福照片,并逐户上门送到退役军人家中;在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黄布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工作人员身着迷彩,向每户光荣之家致辞并行军礼;在陕西安康汉滨县,为现役军人杨鑫家悬挂“光荣之家”光荣牌时,当地民间艺人则献上了编唱的陕南花鼓词……

广东省信宜市前排镇组建光荣牌悬挂志愿服务队_副本.jpg

广东省信宜市前排镇组建光荣牌悬挂志愿服务队

  一声光荣,一生光荣

  祖国幅员辽阔,伴随着“光荣之家”一家一户的悬挂,涌现出无数不为人知的故事。据工作人员介绍,悬挂过程中,听到最多的是:“党和人民还记得我们,知足了”“我们是从军营走出来的,不会给党和国家添麻烦”“我还是一个兵,随时听从党的召唤”。伴随着岁月流转,光荣牌名称各异,形式多样,但在人们心中的分量不减,荣光不灭。

  “龙卫星烈士,湖南省双峰县人,时年仅二十岁,荣立三等功。”墓碑上仅有的几十字碑文,浓缩了烈士龙卫星的壮烈事迹。2019年春节前夕,在湖南双峰县永丰镇井元村,91岁高龄的烈属龙妈妈彭桂秀老人家中,政府部门为他们家送来了湖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光荣之家”牌匾。牌匾虽小,却寄托着彭桂秀老人对儿子的思念。龙家人把这块金灿灿的牌匾悬挂在了厅屋门正中最显眼的位置,用以慰藉烈士的母亲。

  在湖北省来凤县建设银行宿舍楼张富清家中,工作人员为其悬挂上了“光荣之家”的牌子,并送去慰问金和慰问信。儿子张建全把他们的来意复述给老人后,老人颤颤巍巍地握住来访者的手:“我耳朵聋,但我能看见,党和国家没有忘记我。”2018年11月,来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在信息采集工作中,发现了这位老人不为人知的光荣过往。71年前,他是西北野战军的突击队员,冒着枪林弹雨,炸掉敌人四个碉堡,64年前,他退役转业,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来到湖北省最偏远的来凤县工作,为贫穷山区奉献一生。从此,张富清深藏功名六十多年,除向组织如实填报个人情况外,从未对身边人说起过去战功。当地信息采集员深感震撼:“没想到我们来凤还隐藏着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大英雄!”

  同样感受到光荣牌分量的,还有北京门头沟区的王如龙夫妇。今年五一小长假,他们的农家乐生意特别火爆,这一切都缘于门口的金字招牌——“光荣之家”。王如龙夫妻二人都是自主择业军转干部,转业后,他们干起了农家乐。自从村委把“光荣之家”挂在了农家乐大门上,不少客人奔着“光荣之家”径自而来。来店里帮忙的岳母高兴地说:“咱可不能给它抹黑,必须诚实守信,不能玷污这个金字招牌!”

  据退役军人事务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光荣之家”也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关注。这期间,他们收到全国不少“九零后”们的来信,对家乡悬挂光荣牌的进度表达关切。悬挂光荣牌的消息也鼓舞了现役官兵的士气。4月19日,山东济南历下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联合武警济南支队走进现役军人家庭,将“光荣之家”牌匾送到现役军人王迪父亲手中。“这是对我们莫大的激励与鞭策,也是对家人的认同和关心,我在部队一定好好干!”在部队服役15年的现役军人王迪说。

  光荣牌是对军人价值的认可,承载着一份沉甸甸的荣誉,悬挂光荣牌,是把这种荣誉以明显可见的形式公诸全社会。光荣牌,也不能一挂了之,还有很多相关的后续工作要做,要把悬挂光荣牌的优良传统持续保持下去,把对烈属、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的尊崇优待传承下去。广大退役军人更要珍惜这份荣誉,如此,“光荣之家”才能真正尽显荣光。